今天是
站内搜索
当前位置:江苏省灌南高级中学 >> 学生天地 >> 学生作品 >> 详细信息

书写的故事

收藏   打印
浏览1039次
作者:团委
时间:2015-05-05

 

九岁,我上三年级。那年暑假,爸爸皱着眉头,翻看我的作业之后,走进书房,不一会,双手捧过来一个长长的木盒子。
我很少看到爸爸这样郑重,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里面的东西。
盒子里放着的,有一个黑黑的,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。虽然没见过,凭着直觉,我也能感觉它是“好的”。它乌黑乌黑的,发着光,还有淡淡的墨香。这是第一次,我见识到墨水的香味,真是好闻极了。
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,那东西很光滑,凉凉的。我突然想到爸爸以前说过的温润的美玉,难道这就是黑色的玉石吗?
盒子里还有一支毛笔,棕褐色的笔杆,饱满的笔锋。一支笔,分明就是一件艺术品!笔尾处,还刻着字。那时候,我上三年级了,自以为认识的汉字也不少,就拿起笔想看看上面刻的是什么。可是,这字长的真奇怪,横也不平,竖也不直,撇会拐弯。这,是汉字吗?
爸爸握住我的手,告诉我说,那上面刻的,是他的名字,这种字体,叫做“小篆”,距今两千多年的秦汉时候,人们就是用这样的字书写的。
我也不知道什么秦汉,只是觉得爸爸的名字从来没有这样神圣过。我只敢伸出一个手指头去轻抚,手指压到那凸凹处,指肚很是舒服。幻想着,也有这样的一支笔,把我的名字也刻上去,那该多美呀!
爸爸说,那黑黑的玉石一样的东西,叫砚台,是古人写字磨墨用的。如今写毛笔字,自然也要用它才配套。说着,他把一瓶墨水打开,倒进砚台中,拿起笔,轻轻蘸了蘸。笔尖接触到墨水,激起一个细小的波纹,也激起了我心中的层层涟漪。
   爸爸端端正正坐好,展开宣纸(那时候还不知道这叫宣纸),写了个大大的“永”字。
 “‘永’字八法,是写字的基础,今天咱们就从这个字入手。先学怎么拿笔,”爸爸边说,边做起了示范:“诺,中指和无名指放在笔杆外侧,指肚压在上面,要用手腕来控制写字的力度和方向。”
我看爸爸握的挺轻松,自己拿起来,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那时候我的手小,根本也握不住。握一会,手心就冒了汗,心里一急躁,哪里能写出像样的笔画!
眼看着又是一条大粗蚯蚓,一只粗糙的大手握住了我的手。
“来,手,下 ,下,用力,回收,看,多好!“我被爸爸夸的摸不着东西南北,无意中手一拐,哎呀,脸上怎么凉飕飕的——一照镜子,自己成了一只“小花猫”!
当然了,孩子是贪玩的。两天一过,这股新鲜劲儿过去了,我就不想再练了。桌子上大幅的宣纸被我涂的乌黑,笔尖也失去了原先的顺滑,被我戳的,毛乱翘。爸爸看到这个样子,坐到对面,平静地问我写不写。当我态度坚决地说不写的时候,他“腾”的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拽过沙发上的皮带,爸爸一把抓住了我。那皮带就像一条大蟒蛇,冲着我的屁股张开了血盆大口。一皮带下去,我疼的哇哇大哭,伸手去摸屁股,皮带又抽在了手上。
爸爸拿开我的手,接着抽。
“写,写!哎呀,我写呀!”心中只有恐惧,我赶忙讨饶。
那个暑假,我都在练字。不是因为喜欢,而是慑于爸爸的淫威。
开学了!
语文老师看到我的字,又看看我,笑了,说我写的真好看!下课后,同学们也围过来,看我的眼神也充满了羡慕。我心里美滋滋的,却想着,你们知道,我的屁股是怎样的疼法呢!
随着年龄的增长,被打的疼痛早已消失了,我也不再因为这件事“记恨”爸爸了。相反,我很感激父亲当年的“威逼”。练字的过程,让我明白了写字的不易,让我明白做好一件事的不易。
今年,是我学习书法的第八个年头。书写过程中的辛苦与幸福,伴随我一年又一年成长。其间,父亲手把手不厌其烦教导的场景,常常在我的脑海中浮现。他说,爷爷也是这样教他的,大手握着小手,一遍遍示范,一遍遍订正。直写到点如石坠,横平竖直撇如刀。直写到颜体有筋柳体骨,汉隶古朴魏碑疏。
“景行行止,”在爷爷和爸爸引导的这条道路上,我想,我会一直走下去。
 
(作者 高一10班 吴沐谦      指导教师 张曼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