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站内搜索
当前位置:江苏省灌南高级中学 >> 学生天地 >> 学生作品 >> 详细信息

山歌

收藏   打印
浏览1605次
作者:团委
时间:2015-05-05

 

滕王阁本来只是个破亭子,给王勃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名句一渲染,立刻名满天下;敬亭山只是皖南群山之中不起眼的一座,可是李白说“相看两不厌,唯有敬亭山”后,这座山从此就与众不同;二十四桥在诗文中多么令人悠然神往,可是我们到扬州去寻找,却发现恶俗的朱漆漆过的二十四桥玷污了那从晚唐就朗照的明月。
原来大多数的江山,都是借助了文章才名驰天下。诗人们在文章中给无思无欲的江山增加了思想和内涵,它才有了品格,有了情感,有了灵魂,有了仰慕者。
也有少数山水,任何人也不能用手中的笔描绘出她的美。就像柏拉图在《大西庇阿斯篇》中的喟叹“美是难以描述的!”
比如漓江。
小小竹排江中游,巍巍青山两岸走。夏天的漓江是如此清,如此净,如此清凉。我们坐在竹筏中,就连平时最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中年人也脱掉了鞋子,不听话地把脚探入水中,脸上露出纯真的微笑。
脚湿了,不去管它;裤子湿了,不去管它;上衣湿了,不去管它;浑身都是同伴洒过来的水,不去管它!
有着最最原始的冲动——成为一条鱼,在漓江的水中遨游;成为一片草,在漓江的水中生长;成为掠过水面的白鸥,在漓江的水面上翱翔;成为两岸的青山,在漓江边舞弄自己的倒影;成为船夫口中的山歌,在漓江的江面上飘荡-------
只想成为漓江的一部分,只想和她水乳交融,成为一体。
我从船夫大哥手中接过竹篙,小心翼翼地,划破平静的水面。
竹筏打着转前行。
慢慢地,我掌握住了划船的技巧,船儿就在我的划动下缓缓前进。
划着船,我想唱歌,对着群山唱歌。
对面的阿牛哥已经亮开了嗓子。
是在云山烟水中生活的长久了,他们的嗓音也浸润了山水特征,清而且亮,有着山水的质感。
“唱山歌,这边唱来那边和。山歌好似春江水,不怕滩险弯又多。”
似乎江边的每个人都会唱。不是用嗓子,而是用心。
我五音不全,我以前不会唱歌,但那有什么关系?来到桂林,身处漓江,我的灵魂就融化在歌声中。必须借着空灵的歌声,才能唱出我的心,我对这奇山异水的喜爱。
刘三姐不是劈空而来的,她生于斯长于斯,是这片灵秀的山水造就了她,她是桂林山水孕育出来的精灵。优美的山歌,每唱出一句,她的身前身后,都会传来兴奋的回响——那是她的族人,她的山水,她的同类。
这片山水,是孕育歌声的山水。身在此处,自然而然地,就会唱山歌。
语言太理性,太苍白无力,唯有山歌,唯有音乐,才能抒发出心中微妙的动荡和难以言喻的喜悦。
文章不能扬桂林山水之名,漓江的灵魂在山歌里。
  
(作者 高一17班  韩雨童    指导教师  张曼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