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站内搜索
当前位置:江苏省灌南高级中学 >> 学生天地 >> 学生作品 >> 详细信息

思念

收藏   打印
浏览854次
作者:admin
时间:2016-11-11

高二(12)班 何诗璇
思念是浸透了多年光阴的老酒,在若干年前
江南烟雨孕育出的女子,多半高贵不失绮丽,明眸皓齿,让人看了便移不开视线。
小姐姐便是这样的人。乌黑的秀发如瀑布一般至肩旁,脸上的酒窝浅浅地漾着,手臂白皙而又修长,低眉缱绻,微微一笑便惊艳了时光。
老师总说,像小姐姐这样温婉如玉的人,弹古筝是再好不过的了。
小时候去练琴,偌大的琴房里摆了几台钢琴,角落里却只有一架古筝。练习的时候,每个人的乐曲都不一样,练起来杂乱无章。而小姐姐却不同,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,奏出一段又一段空灵的琴音。寂清婉转的琴音,总能冲出喧嚣,直达人的心灵。在浮华音乐里浸泡多日的耳朵,终于在古筝平静如水的音符中找到归宿。小姐姐每次练习,第一次必是《梁祝》。我一直认为,只有小提琴拉出的《梁祝》才是最好的《梁祝》。爱而不得的无奈只有小提琴才能拉出的撕心裂肺,居然在弦木交织的缠绵中,演奏出了另一番风格。
小姐姐其实是个弃婴,身世多为坎坷。小时候因家里贫穷被扔在表姑家门前。表姑见她可怜,收养后便视若己出。小姐姐很懂事,也很善良,对所有人都极好。我常常在想,或许小姐姐就是那种撑一柄八十四骨纸竹伞,漫步在江南的青石雨巷,微风旖旎,回眸一笑百媚生的人呢。
小姐姐的美,便是灼灼其华的南方桃林也比不过。
我时常问小姐姐,相较于北方的清雅朴素,是否觉得不如江南的百花纷繁,炽烈浓重?小姐姐笑而不答,视线却停留在看不见边际的南方。
小姐姐考上了苏州大学。她生平第一次踏上了故乡的红土地,第一次看见梦中出现了千百次的青石黑瓦勾勒出的江南小镇,第一次看见绵亘千里的枫叶桃林,红得热烈而又深沉。
小姐姐走后不久,便找到了亲生父母,我心里笃定地认为:小姐姐再也不会回来了,毕竟那温婉如水的江南才是小姐姐最好的归宿。小姐姐却寄来了一封信,来回答不久前我的问题:“天地沙鸥,我们微若介子,许多事,我们无法更改,所以不妄想,也不勉强。”
我实在想不通这个答案是什么意思,这并不是我问的问题啊!
直到小姐姐大学毕业,回到北方工作,我才知道,这一番话,是对她一生的解答。
世事洪荒,沧溟万里。不是所有都能够像小姐姐一样,遇事都若水,平淡不惊。在不知不觉中,便绽放了人生的惊鸿。
可是今夜,月光竟像流年一样不堪老。想起多年以前和小姐姐在院子里争论天地的永恒,觉得白云苍狗,斗转星移。
许多年未见的小姐姐,还是原来的模样吧。
北方的中秋节,凉风至,白露生,寒蝉鸣;而南方,却是鸿雁来,玄鸟归,群鸟休。
希望远在异乡的小姐姐能够看到澄澈如水的月光,能够闻到老酒的芬芳,能够夜夜梦到灼灼其华的江南桃林。
(辅导老师:孙安孝)